聲音課程

天母國小戲劇志工團 吳怡慧
當故事媽媽的初體驗,是在兒子剛就讀小一時的晨光時間。原以為是一件輕鬆寫意的小事,只要用類主播般甜美的嗓音,親切溫和如鄰家女孩的態度,就可以駕馭這些小蘿蔔頭,講完一本又一本的故事。沒想到整個過程如同一段慘劇,故事說得破破碎碎;講「不要講話」的字數,恐怕比講出來的故事還多;喉嚨拉再長、音高提高再多度也壓制不住小孩們此起彼落的說話聲。我最後的印象停留在導師回來後,看到我慘白的臉色,意味深長的問了句:「你還好嗎?」……

上小蛙老師的課很像在上體育課。因為所有跟聲音相關的肌肉運用都是靠練習鍛煉而來。 一開始的練習中有練笑肌,才一下下臉頰就笑得好酸。 從來都不知道聲音好不好聽,跟臉部表情有這麼大的關係,更沒想到只是為了讓聲音變好而練的笑肌,卻讓整個人看起來不太一樣,這是一開始想不到的。

發聲技巧十三期學員 小童Claire 自從我上了衍聲說藝坊的說話課之後,很多人問我「說話課到底在上什麼呀?」、「是變得會演講嗎?」、「聲音真的會變好聽嗎?」諸如此類的問題。甚至有很多人說「很有興趣」、「想要學」,我才知道原來我當初報名的,是這麼熱門的課程啊~~

說話其實很簡單,找對放鬆方法,就能舒服的說話。 連續好幾星期,都到博愛路教室報到。即時寒流低溫也出門,即時睡眠時間被壓縮,也沒遲疑過,因為如果錯過小蛙的課,會很捶心肝。

發聲技巧第八期學員 許貴明
我對於自己的聲音非常沒有自信,明明是個男生,但在電話中常誤認為是小姐,就算試著「壓低」聲音,依然被認為是個「低音的」小姐。我曾經傻傻地讓自己沙啞,想說聲音應該會變粗,但也只有高音唱不上去的結果,還是有人叫我「小姐」。

補教生物老師 羅倢
以說話為生的人,「正確地聲帶使用」可以說是第一要務;其中,"老師"又是說話頻率相對比較高的職業。所以,對於一個補教老師來說,當常需要長時間的講課,有時甚至長達 10小時(尤其在假日),如何能減輕聲帶的耗損、又能維持清晰的授課品質,就變成最重要的一件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