課程 Tag

發聲技巧十三期學員 小童Claire 自從我上了衍聲說藝坊的說話課之後,很多人問我「說話課到底在上什麼呀?」、「是變得會演講嗎?」、「聲音真的會變好聽嗎?」諸如此類的問題。甚至有很多人說「很有興趣」、「想要學」,我才知道原來我當初報名的,是這麼熱門的課程啊~~

上小蛙老師的課很像在上體育課。因為所有跟聲音相關的肌肉運用都是靠練習鍛煉而來。 一開始的練習中有練笑肌,才一下下臉頰就笑得好酸。 從來都不知道聲音好不好聽,跟臉部表情有這麼大的關係,更沒想到只是為了讓聲音變好而練的笑肌,卻讓整個人看起來不太一樣,這是一開始想不到的。 發現到相片中的自己有點不一樣了,原來可能就是習慣了之後,笑容也變得自然。 只是想學輕鬆說話,讓自己說話不傷喉嚨的方法,沒想到意外地也讓自己變得更好看。 也才體會到原來老化不是只有身體,臉部的肌肉不用也是會老的。笑也笑得僵硬。心情也是不容易放鬆。 小蛙老師的聲音課,不只能讓聲音變好,還能帶動身體整個活起來。 難怪當初上課的時候,小蛙老師開玩笑的說,我們這不是聲音課,是身心靈成長課程,現今看來,似乎真的如此。 (照片左為2011/08/08,右為2014/11/29,發聲上課時間2013.3.12) 鍾小青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上課的時候,我常跟學生開玩笑的說,上完發聲課,就不需要去改面相或整型了,因為臉部肌肉練起來之後,會讓你看起來比較親切年輕。 沒想到小青姐證實了這項效果。(笑) 不過在這幾年的教學中,的確發現很多人說話面無表情,是因為只動「半邊臉」,只有嘴巴動,上半臉是不動的。 甚至還曾有學生問我說,臉部肌肉動這麼大,表情不會變得很誇張,會太好笑嗎? 我必須說,一開始有可能會。 因為還沒辦法很自然順暢的控制肌肉,所以有可能會出現這樣的結果。 但一段時間後,你會發現,整個人變得很不一樣了。 ...

[vc_row css_animation="" row_type="row" use_row_as_full_screen_section="no" type="full_width" angled_section="no" text_align="left" background_image_as_pattern="without_pattern"][vc_column][vc_column_text] 發聲技巧第八期學員 許貴明 [/vc_column_text][vc_empty_space][vc_video link="https://youtu.be/xXgoM7QWVQY" align="center"][vc_empty_space][vc_column_text]我對於自己的聲音非常沒有自信,明明是個男生,但在電話中常誤認為是小姐,就算試著「壓低」聲音,依然被認為是個「低音的」小姐。我曾經傻傻地讓自己沙啞,想說聲音應該會變粗,但也只有高音唱不上去的結果,還是有人叫我「小姐」。 因為這樣的困擾,在實驗室學長推薦下,報名了小蛙老師的說話課,期望能夠藉著上課變成「男」聲。我以為上課就只是聲帶的發聲練習,殊不知我進入了為期四週的身、心、靈成長課程。在第一、二週的上課,小蛙老師「診斷」出我的聲音不完全是聲帶的問題,而是長期壓力造成的緊繃姿態,使得聲音發不出來或變細,透過每週的回家作業,像是貼牆站立或是放鬆練習,讓我的肩膀不再這麼的僵硬,發聲也沒有那麼累。在課程中也學到發聲不能只靠聲帶,要學著應用全身的肌肉,尤其是顏面肌肉及腹肌,對於小蛙老師的臉頰肌肉表現,至今仍印象深刻,也是第一次有老師能這麼具體的說明丹田在哪,以及如何正確地使用丹田,經過小蛙老師對我們姿勢及用力方式的校正,當下真的能夠立刻感受到聲音的變化。當我漸漸學會放鬆說話以及用丹田發聲(約三週時間),打電話時已經有人會稱我作「先生」了。 之後的課程學到不同共鳴腔的發聲技巧,使我的聲音更有變化,還有舌頭及嘴巴的運動,皆因為這些課程得到改善發音的最好方式,而這幾堂課我覺得最難能可貴的是,我也開始學著如何細細品嘗人聲。 說話課是門很神奇的課,謝謝小蛙老師總像個人聲的醫生,找出我發聲的問題點,並且透過實際的姿勢矯正以及回家作業,讓我的聲音得到改善,也讓我開始注意自己的姿態。在這門說話課也認識了許多學員,謝謝大家對於我每次聲音改善給予大力的肯定,大家的聲音都各有特色,每次上課都能聽到大家都有不同的進步,我也感到開心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發聲技巧是一種需要時間及耐心的「修練」,是自我對話的一門功課。 因此,在這幾年的教學裡,常遇到練到一半就放棄的學生,尤其是在一對一課程裡。 理由總是:工作太忙、沒時間練、常常會忘記、練習好累...

補教生物老師 羅倢 以說話為生的人,「正確地聲帶使用」可以說是第一要務;其中,"老師"又是說話頻率相對比較高的職業。所以,對於一個補教老師來說,當常需要長時間的講課,有時甚至長達 10小時(尤其在假日),如何能減輕聲帶的耗損、又能維持清晰的授課品質,就變成最重要的一件事了。 很幸運地認識了小蛙老師!老師不但能精確地點出我在使用聲帶上錯誤的地方,還能有效地引導我如何更省力而正確的說話。雖然說離完全掌握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,但聲帶已經輕鬆了非常多!尤其在我遇到小蛙老師以前的暑假,二個月中幾乎每天都連續講話講話 10 小時甚至以上,在暑假結束後,聲音都會很明顯地沙啞……直到遇到了小蛙老師之後的第一個暑假,結束時,居然很驚喜地發現我的聲帶好像沒經過那二個月的疲勞轟炸似的! 原來,有經過訓練的聲帶,和原本的差異居然這麼大!難怪許多老師在教了多年書之後,聲帶多少都會受損、沙啞。即使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,但很顯然已經對我有很大的助益;也反應出原本我使用聲帶的方式有多麼地不正確...

發聲技巧第九期學員 曾慶瑄 我的興趣是有空時去家扶中心擔任志工,服務在那裡的被幫助的家庭和小孩,到目前已經邁入第七年了。服務的時候,我常需要帶領小孩子們進行各種不同的活動,例如在夏令營的時候,擔任他們的小隊輔、或是在園遊會時協助指揮交通、或是在教室裡面管理秩序,因此我一直需要用簡單的幾句話就讓孩子們聽到我的指令,明白我的意思。但是這幾年來,在人很多或是他們很吵鬧的時候,我總是覺得我的聲音無法穿透其他的雜音,然後讓要聽到的人聽見;在戶外空曠的地方,我的聲音也很難傳到遠處,讓遠處的人聽清楚我在表達什麼。所以說話時我總是不自覺的用蠻力大聲吼叫,常常活動不到一半,我的聲音就沙啞了;有時連續講話的時間一長,我還會覺得喘不過氣來。就是這樣,我一直想要找到正確的說話方式,讓我說話的時候更有穿透力、更不費力、而且可以說得更清楚。 後來去年2016年9月的時候,經由一位家扶的志工大姊的推薦,才知道小蛙老師和他開的"輕鬆說話課"。上完四堂課之後,大開了我的眼界(或者應該說是”耳界”),我才了解,該如何用身體的力量,讓聲音傳出去,同時用身體不同的地方當作共鳴位置,產生高低不同的聲音,然後用在不同的場合。 上完課之後的12月底的某一天,我被家扶派到一個大馬路旁邊服務,跟另一位志工一起引導要來參加活動的父母以及孩子,保護他們安全過馬路。以前我要跟在馬路對面的夥伴溝通的時候,我的聲音總是無法穿過車輛重重的噪音,傳到馬路另一邊去。但是這次我用了小蛙老師教的胸腔共鳴的發聲技巧--在出聲時用力量將聲音往下拉,然後屁股和下腹部用力再吐氣,然後穿過聲帶以及口腔,加上臉頰肌肉用力抬高、以及放鬆的下巴--說話。如此一來我發現我的聲音,前所未有的傳到了遠方的志工夥伴的耳朵裡,也收到了對方很明確的回應;而且,我覺得我的喉嚨和聲帶變得更輕鬆,因此那一整天,我持續用胸腔共鳴的方式跟他溝通,一直到服務結束時聲音都沒有沙啞,我也不會和之前一樣喘不過氣來。這是我很久以來第一次感覺到,原來自己的聲音也可以發得這麼有穿透力、這麼輕鬆。 當然,上完小蛙老師的四堂說話課之後,學到遠遠不止穿透力這一樣。課上完之後,他說他也歡迎畢業的學員錄下聲音檔寄給他,而他會幫我們鑑定我們聲音是否變好了,以及告訴我們還有哪些地方可以加強,這是我覺得從這堂課畢業之後很棒的一點,因為我自認現在能掌握的技巧還不到上課學到的四分之一,所以能夠有這樣的”售後服務”是很值得的。還有另一個非常棒的收穫就是--現在我說話,不再只是把聲音發出來、發出去之後就不管了。我現在一邊說話,一邊還能同時有意識的去聽自己聲音的高低、大小、質感、甚至是"個性"。這應該是一種自我覺察的能力吧~總之我覺得這樣很好,可以藉由不斷的練習和請教,我就會漸漸地學會分辨聲音中更多細微的變化,然後我就可以從另一個面向中去更了解自己。...

[vc_row css_animation="" row_type="row" use_row_as_full_screen_section="no" type="full_width" angled_section="no" text_align="left" background_image_as_pattern="without_pattern"][vc_column][vc_column_text]文山樂齡學員 咸文珊 回想第一次參加竹板快書是圖書館招募小朋友參加102年新北市祖孫表演,原本以為只有小朋友上台,我不用上台,當時只是抱著陪伴的心態,沒有很認真的練。一邊看著長者的練習,實在打心底好佩服她們的熟練,在演出的前兩星期排隊型時,老師才說我也要上台,這下開始緊張,連基本的板式譜,記號都不了 解的,要怎麼練,之間就一直用mail煩老師,老師就錄影一段上台表演的詞,郵寄給我,此時只好在家土法煉鋼,死背強記,勉強過關。

說話其實很簡單,找對放鬆方法,就能舒服的說話。 連續好幾星期,都到博愛路教室報到。即時寒流低溫也出門,即時睡眠時間被壓縮,也沒遲疑過,因為如果錯過小蛙的課,會很捶心肝。 小蛙,讓我想到一位瑜珈老師。我在一家瑜珈連鎖教室上課,不一樣的時段會碰上不一樣的老師,每個老師自然都有不同的教學風格。我最常說的一句話是: "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,壞的老師讓你看骨科"。有些老師將該帶的動作,該下的指令都做了,但我卻不得其要領,"ㄍㄧㄣ"出來的姿勢並沒有打通我的任督二脈,反而讓我痛了好幾天。 但是這位瑜珈老師不一樣,上課時,我完全感覺到她對瑜珈教學的熱情。 "來,你把肋骨往上提,肩膀放鬆" "大腿後側肌肉用力,用坐骨的力量往後拉" "把恥骨往下壓,用身體的力量撐起來...